<noframe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
<addres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address>

      <em id="xj53v"><address id="xj53v"></address></em>

      <address id="xj53v"><listing id="xj53v"><menuitem id="xj53v"></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j53v">

        <dfn id="xj53v"><listing id="xj53v"><cite id="xj53v"></cite></listing></dfn>

        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天堂

      1. 作者: 華之碧玉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9-11
      4. 熱度210664
      5.   針,刺到肉才會痛,嫡親去了唯剩思念,事情要親身經歷才會刻骨銘心,點點滴滴才是真。

          年年之前,外婆終究了結殘生、重墮輪回,繼續她下一輩子的旅程,我知道,此時此刻,她正在天堂某一方默默給予子子孫孫們目光。

          在她生命走至盡頭那一刻,我方真正體會到生離死別的感覺,往時耳絆邊常常聽聞壽終正寢或死于非命,卻沒太大的感觸,因他們非滴血之親。

          憶當初,2018年的炎夏正值告假,大舅舅老早就從國外捎信說要不遠萬里跋山涉水歸國盡孝心,親們得此喜訊無一不歡喜雀躍,手舞足蹈,最歡喜無疑是我那外祖父母,他們定是興得寢食難安,夜不能寐。

          古詩有吟: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大舅舅千里迢迢啟程跨國游,只為盡自己的一己之薄來探望他那鮐背之年的老父母,盡一點孝心,盡一絲為人子女的責任。

          大舅舅從高空平安著陸回歸故土的次日,母親便和其他三個姨媽攜上我一并登門拜訪,不久之時,便啟程用輕盈步伐踏上了漫漫的探親之路。轉了幾趟車,雖不及跋山涉水,但可比肩翻山越嶺。

          抵達目的地后,已疲憊不堪,精神憔悴,但終歸見著我那要歷經一年風吹雨打太陽曬方能一見容顏的外祖父母。

          外祖母得見一番春夏秋冬輪回才一見的女兒和外孫們,笑語嫣然,喜從心來,蒼老如霜的鬢角邊馬上生出可親的笑容來“你們都來了。”邊說邊在斑駁的頰上浮現那甜甜笑。

          時光匆匆,無影、無蹤,藍空上月日星稀,時光,閑坐時從椅子上溜過,聊天時從嘴邊淌過,舉手投足間從皓白的腕邊跑過,它逃得死去活來,溜得張牙舞爪。

          不久,便近午,自當用餐便是,其實,不需要什么豪華的大擺筵席,不需要任何華麗修飾名詞,也能奏響祖孫四代人共享天倫的樂章。一干人等圍著餐桌團團坐,只是哼哼唧唧,嘀嘀咕咕,卻在平淡中把這祖孫四代的天倫之樂畫面永遠定格。

          席間,所有人開懷談心、說話、聊天、拉家常,哄得兩位白發蒼蒼老人眉開眼笑,遍遍點頭稱是。

          時光飛快,酒足飯飽,餐桌上人兒逐漸散去,只剩年紀近百的人翁,并上我一共有三人。我呆于鄰桌左顧右盼,一時沒忍住稍移玉體過去與他們并桌。這時,大舅舅過來拎起膳桌上一味菜肴對半分開給他這對老父母,道“爸,媽,吃點這個,這個比較軟。”

          引得他的父母我的外祖父母笑逐顏開,外公用他那半啞老腔子問愛兒“這是什么?”

          他愛兒體恤老父母處境,低腔調發音便是“這個軟,最適合你們這些老人家吃。”愛兒邊言,老父母邊把佳肴盡數溶進口中,然后贊言句句起,哄得長子心花怒放。

          接下來幾日均為吉日,只要有大舅舅在此,天天均為吉日。沒睹風吹雨打,沒有狂風暴雨,只有朵朵祥云掛高空,從上方射下的一縷陽光將在場所有人影輕輕勾勒。

          一天又一天,仍是重復上一天劇情,閑坐、聊天、用餐。聊天不需要太華麗的句子,閑坐無須任何高樓大廈,用餐不用任何山珍海味,只需日常點點滴滴細水長流。日日復日日,不知不覺,已是七天后。

          次日,正春光大好,借著美好的春光,大舅舅當眾擬定歸期,定在兩天后啟程返家,耳目下拜聆此話,親人們紛紛挽留。

          一說“這么快就回去了。”

          一說“不早了,也該回去了,過來很多天了。”

          在鄰邊聽言的眾人們紛紛屈指算起日子,原來在無聲無息當中十天光景悄然而過。

          媽媽說“這么快十天就過去了,什么叫做時光一去不復返,現在可算見識了。”

          接下來又是一頓閑聊,你一句我一句不斷將話題來變更。我道聽途說,大舅舅親口留言“明年我們再回來一次,有九個人回來,我的孫子、孫女,外孫、女兒、女婿,一共九個人。”

          聽罷,又引發一干人等歡喜雀躍,七嘴八舌地議論紛紛,不覺里,又到了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時刻,當然又是四代同堂坐餐桌上的共聚一堂。

          兩天后,舅舅舅媽收拾好行裝準備回家,臨別之際,舅舅說“不要送了,明年又回來。”

          我行動不便,不能跟著去送行捧個人場,但見親人們與外公外婆那襤褸的背影殿他們的后,送完一程又一程。

          媽媽哥哥走后,我們也提起行李走出院內,外婆見狀,問“你們也回去了?”

          我不及發出回應,卻被旁邊的媽媽搶了頭彩“回去了,每次過來都陪到別人走才回去,丟死人了。”

          外婆雖年事已高,但溫柔體貼,善解人意,只是笑笑送女歸,留言“下次再來呀。”

          我們點頭應承,終究漫步遠去。

          此情此景,附上五言律詩一首:父母遙遙望,愛兒影遠去。別時言再歸,盼著早日還。終究已遠去,留父母望眼欲穿。

          熟料,此番一別,卻成了永別。

          回家后的某一天,聽得邁近花甲的媽媽說“外公外婆在我們每次走后都會站在后面看,直到看不見我們的身影才進屋。”媽媽的言,讓我包裹在皮肉里的那顆心躊躇了幾遍,遺憾當時只曉一味向前,不懂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

          四個月匆忙過,傳來天大的噩耗,說外婆跌倒斷了手骨。在那一個多月里,媽媽并同三個姨媽相繼宅外婆老家進進出出,可還是抵不住死神的召喚,外婆終喝下孟婆湯,邁過奈何橋,撒手人寰。

          來年,大舅舅守約回來,卻少了那盼兒歸的老母親身影,無疑心中空落落,腦海白茫茫,總覺缺了一塊空,唯有偶爾站窗外望高空,愿母親化作黑夜中最亮那顆星,給予他溫暖。

          然而,現年四月份,外公也重墮輪回,與世長辭,又一老人撒手而去長埋黃土,化作天上的繁星。外祖父母長眠地下,二舅舅和三舅舅家勢必少了許多閑事。據己所知,家中沒長輩坐鎮,少了一種依靠。

          與世長辭、夫妻重聚、長埋黃土、重墮輪回,他們相約下一世在天堂,再續前緣。

          此時又作詩一首:愛兒重歸故,父母已不再。臨去未盡孝,心中滿是憾。唯有將孝心,全全寄明月。

          往事不堪回首,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2020年9月有感而發

          本文標題:天堂

          本文鏈接:http://www.6tianfu.com/content/330358.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国产系列在线亚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