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
<addres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address>

      <em id="xj53v"><address id="xj53v"></address></em>

      <address id="xj53v"><listing id="xj53v"><menuitem id="xj53v"></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j53v">

        <dfn id="xj53v"><listing id="xj53v"><cite id="xj53v"></cite></listing></dfn>

        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大東路(第006章 老古的故事)

      1. 作者: 太極風
      2. 來源: 古榕樹下
      3. 發表于2020-09-15
      4. 閱讀210511
      5.   第006章 老古的故事 

          1

          秋天的林子郁郁蒼蒼,叢松、杉樹、樟樹、楸樹,莽莽蒼蒼鋪天蓋地,枯枝敗葉一層一層覆蓋著地面,散發出一陣一陣陳年腐敗的氣息來。

          古叔在前面開路,撩開各種纏繞糾結的藤蔓往前走。

          陳中超突然蹲下身子:“有人!”眾人一驚,齊齊伏倒在一片亂草之中。片刻過后,前面除了風吹樹木的聲音,并無任何發現。

          古叔站起身來:“此處方圓幾十里沒有人煙,有人的話就一定是山外的獵戶,我到前邊看看。”

          轉過一片林子,前面出現了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有一個五六米高的半圓土丘,似如人工堆砌所致。周圍的大樹將這片空地圍成了一個天坑,陰森森的。眾人躡手躡腳地跟著古叔朝前走,啞巴妹子忽然發出“哇”的一聲驚叫。

          眾人又是一驚。遠遠看去,只見叢林里有個人影斜靠在樹干上,衣衫襤褸,隨風飄動。

          古叔一笑,示意大家不必害怕。原來樹干上的人早已死去,歲月久遠,留下的僅僅是一副白色的骷髏架子。只因身體被繩索綁在樹上,大風一吹,粘附在骨架上的布條左右扯動,發出呼呼啦啦的聲響。

          白色的骷髏大張著嘴巴仰面朝天,如同一個不甘就死的囚徒對天怒號,兩只空洞的眼窩放射出一股濃烈的怨氣和仇恨。

          古叔面色漠然,指著骷髏說道:“這是一個盜墓者,剛才中超在上面看見的,應該就是他吧。”

          以陳中超的反應速度,敵方只要人影一閃,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戰場上只要0。1秒的時間差,就能夠決定一個人的生和死。但他在大山之中無法瞬間判斷對方是敵是友,待得看過綁在樹上的骷髏,剛才在林中閃過的人影究竟何在,令陳中超深感疑惑。

          陳天鵬覺得這具骷髏十分詭異,強自按住心里的驚訝:“這個地方綁著一個盜墓賊,倒是蠻新鮮的啊。”

          古叔道:“這個盜墓賊自恃本領高強,違反了山規,大當家一怒之下,將其綁在樹干上任由蚊蟲蟻獸叮咬,以此向埋葬在這里的兄弟以死謝罪,直至最后成為一具骷髏。”

          “以死謝罪?”陳中超看著半圓土丘問道:“土丘下埋著什么人?”

          古叔點頭道:“這個土丘是一個很大的墳墓,數十名兄弟合葬于此,都是在半天云搶奪山寨的時候斃命的。”

          陳天鵬環顧四周,叢林灌木層層疊疊,根本就看不到近處的路徑。不知半天云為何偏要跑到這樣的地方爭奪山頭,稱王稱霸,又覺得半天云手段厲害,興許是條漢子,不由贊道:“看樣子,這個半天云蠻能打的啊。”

          古叔說道:“半天云其實很會用兵。日本人一次又一次地向長沙開戰,半天云總是趁著日軍潰退之時,帶領人馬中途伏擊小股日軍,劫掠了大批武器輜重。再說黑風寨的前任大當家馬大飛,原本是靠盜墓起家,半天云入主黑風寨之后,認為盜墓有損山寨的威名,于是重新立下山規,不許掘墳盜墓,不許私自交易文物古董,違令者一律處死。”說道最后,古叔的語氣鏗鏘有力,毫不拖泥帶水。

          對陳天鵬而言,這又是一道新聞。土匪行事隨心所欲,向來沒有什么行為準則,一會兒往東,一會兒往西。未想一個土匪山寨居然會立下不準盜墓的規矩,陳天鵬覺得有點新鮮,不免冷笑道:“真是七十二行,行行出狀元啊。這個半天云身為土匪,不去攔路搶劫,不準掘墳盜墓,那還能干什么?”

          古叔的精神頭提起來了,布滿疤痕的臉上現出紅光:“說起來,這個盜墓者也不是一般的人,他就是前任寨主馬大飛。他在山里是個匪首,在山外還有一大批狐朋狗友,而且全都是一幫子賞玩和倒賣古董文物的大角色,其中不泛有錢有勢的行商大賈,他們平時見面只說綽號,從來不留真名實姓。那些年馬大飛掘墓成癮,到手的古董堆積如山。馬大飛每次進城都是前呼后擁,場面大得很,江湖上送他一個綽號:“土行孫”。 在江湖上,馬大飛是一個有名望的人物。”

          陳天鵬尋思,那馬大飛如果真的混得好,為什么還要攥著盜墓的勾當不肯收手?古叔這么清楚其中的典故,必定是與這個山寨有著深厚的淵源。他也不想深究其事,大手一揮:“說的也是,再怎么著,馬大飛也算得上山寨里的一號人物。死者為大,入土為安,把他的尸骨埋了吧。”

          古叔應了一聲,反手從背簍里抽出一把鐵鍬來。陳中超接過鐵揪,就著山包一旁挖了一個坑。松開藤條的時候,綁在樹上的骷髏一下子就散了架子,嘩啦啦掉了一地。古叔趕緊俯下身去,小心翼翼地把枯骨收攏起來,又鞠了一躬,這才把骷髏放到坑里埋了。

          

          2

          前面的山道變得險峻起來,一面是懸崖峭壁,另一面是百尺深溝。翻過一處斷崖,眼前豁然開朗,只見池塘、道路、寨樓、房舍、哨卡一聲不響地立在斷崖上的一面開闊地帶,布局結構井井有條,如同一個隱身于世外的市鎮,既小巧又粗獷,給人一種突如其來的震撼。眾人緩緩前行,越過一個倒伏的亭子,眼前出現了一個非常寬闊的山洞。

          “這里就是黑風寨。”

          “前面有個山洞!”

          “我看見啦。”陳天鵬循著山洞看去,但見洞口周圍雜草叢生,幾個與山體相連的地堡尚且露著陰森森的射孔,如非仔細很難分辨出來。一條小道繞過地堡伸向側翼的山崖,消失在灌木叢里。“如此險要之地,若是擺上一個連的兵力,縱有千軍萬馬恐怕也攻不上來。”

          “當年的半天云,正是看中此處天險,故而橫下心來占山為王。”說道此處,古叔黯然神傷:“哪知好景不能長久,日軍進攻長沙,半天云截擊日軍數度得手,最后反而中了鬼子的誘兵之計。最后一戰,黑風寨兄弟全部陣亡,沒有一個人活著回來。”

          風起云涌,松濤一片片地滾動著,追逐著強勁的山風而來。

          “古叔,那些兄弟都戰死了,你是怎么回來的?”

          古叔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他在樹蔭下的一塊長條方石上坐下來:“歇歇氣吧。”隨手在地上抓了一把,將幾張枯葉握在手板心里揉碎,卷起一支喇叭筒來叼進嘴里,然后劃一根洋火,點燃喇叭筒后憋著勁猛吸一口,吐出一團不知其味的煙霧來。

          正午的太陽把地面嗮得滾燙,眾人坐到樹蔭下面,山風一吹,頓時覺得格外地涼爽。

          古叔將喇叭筒夾在手里:“在小陳長官眼里,我這個古叔可能存在很多的問題。尤其是你發現我半夜出門游走時,一路跟蹤到了村尾的小屋外邊。也許,你以為古叔是在夢游;也許,你早就懷疑古叔不是一個好人。其實,你的懷疑是對的,我確實不是一個好人。”

          陳中超嗖地一下彈了起來:“好你個老……家伙,果然不是好人!”反手地將背上的沖鋒槍一甩,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老古。

          “中超不得無禮!”

          “哥,他是壞人!”

          陳天鵬喝道:“陳中超,我命令你:立正,向后轉,原地坐下!”

          陳中超一張白臉漲得通紅:“是!”

          待得陳中超坐回原地,啞巴妹子趕緊拽住他的衣袖,生怕他一個沖動又跳了起來。

          古叔將喇叭筒拿下來,然后又塞進嘴里,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陳長官,我不讓你們兄弟認干爹,是因為我們的八字不對。”

          陳天鵬笑道:“不管是認干爹還是叫古叔,都依古叔就是。”他早就看出來了,古叔不是一個普通的老頭。

          老古把坐在石條上的屁股挪動了一下,看著中超說道:“那天晚上,小陳長官只要輕輕地扭開木屋門口的那把鎖,你就什么都明白了。你為什么不進去看看呢?”古叔說到這里,瞇縫著眼睛對準手上的喇叭筒深吸了一口:“我告訴你,小木屋表面上空空蕩蕩,其實里邊有一個暗格,那里存放著一些日常必須品,包括食鹽和肉干,還有一些應急的西藥。這些東西,平時足夠我和小六子消耗的。我幾次夜游,就是為了去拿一點能夠救命的東西。”

          “那你為什么白天不去,偏偏半夜三更去,你哄鬼啊。”

          古叔一笑,將那喇叭筒“吧嗒吧嗒”地猛吸一通。可能是樹葉子沒什么味,過了好大一陣,方才吐出一口淡淡的煙霧來:“當時,陳長官實已命懸一線,能否救得過來,我在心底并無十分把握,又不敢隨口亂說不吉利的話,因而只是暗中琢磨施救的辦法。再說坡子村空無一人,你等初來咋到必定心有疑慮,諸多事情一時半會也說不明白,尚若一言不慎引起恐慌,使得各人亂了方寸,那才是醫家的大忌。我這條老命不值錢,若是耽誤了對陳長官的治療,必將悔之不及!故而等到你們熟睡之后,方才暗中前往小屋取出西藥,不想我的一舉一動都躲不過小陳長官的眼睛。”

          陳天鵬細細聽來,已知其中大致。自忖在河灘上與古叔相遇之時,古叔看出自己傷勢嚴重,故而力請自己前往家中將養。后來古叔每日拿脈看診、進山采藥,使盡渾身解數方才救得自己一條性命。想到此處,只對古叔深信不疑:“古叔,您費盡心機救得在下一命,不知何以為報,請您受我一拜!”

          古叔急忙攔住:“陳長官萬萬不可如此,國軍在前線與日寇性命相拼,老古身為醫家,救死扶傷是我份內之事!”

          聽到此處,陳中超也打消了一層疑惑。但是仍有不解之處:“既然在那小木屋里藏有西藥,古叔卻又為何一次一次地進山去采草藥?”

          古叔站起身來,抬頭仰視大山深處:“西藥利于急救,中藥則重于疏導和調理。陳長官傷勢沉重波及臟腑,即便救得性命,但若調理失當,日后難免會留下終身難愈的頑疾。我每日觀察陳長官的傷情變化,據其脈象變換方劑和增減給藥的劑量,是以求取最佳療效。”

          陳中超聽罷,方才信了古叔是個正兒八經的醫生。

          古叔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陳長官,老古能夠認識你們兄弟,是我的榮幸。可惜我家小六子沒有福氣,原來也是指望他跟了陳長官,再怎么不濟也會搏得一個好的出身,沒想到……”說到這里,古叔的淚水就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3

          老古原來開過多年醫館,家中也算小有資財。那一年天下大旱,赤地千里,餓殍遍地。成千上萬的饑民如同過境的蝗蟲,見什么吃什么,一些惡徒趁亂搶劫,一轉眼便將他的醫館洗劫一空并且付之一炬。

          老古與歹徒拼死搏斗,被扔進大火之中,雖然逃得性命,卻在臉上落下了大片的疤痕。醫館被燒成白地,老古欲哭無淚,夫妻倆只得拖兒帶女走上逃荒之路。哪知湘北的旱情更加嚴重,一連十幾天,全家老小挖草根吃樹皮,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全都餓死在逃荒路上。妻子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夜半時分,悄悄拿出三尺白綾把自己吊死在一顆樹下。轉眼之間老古便成了一個孤家寡人,老古萬念俱灰,閉著眼睛便往那湘江一跳,欲待了卻余生,卻不想碰上半天云的隊伍過來把他救了。這是一支衣著破爛、武器裝備也殘缺不全的隊伍,他們四處搶掠,卻又很講江湖義氣。

          半天云命令幾個小嘍啰把老古從水里拽了上來,對他說道:‘好死不如賴活,跟我走吧,做我的兄弟,有怨報怨,有仇報仇,從此之后大秤分金,大塊吃肉!’從那一天起他就跟定了半天云。老古和半天云是湘西同鄉,加之識文斷字精于醫道,半天云格外善待于他,把他當成心腹親信。民國二十七年,日本人第一次向長沙開戰,半天云帶人伏擊日軍大獲全勝,各種軍用物資繳獲甚豐。半天云有個特點,無論是打日本,還是搶大戶,所有的繳獲,都會分成兩份,一份由手下的弟兄平分,另一份則藏進了他的洞窟之中。是年,日軍第二次進犯長沙,半天云再次下山伏擊日軍輜重,奪來大量金銀珠寶,那是日本人搶劫長沙銀行所得。

          民國三十年,日軍三度進犯長沙。黑風寨傾巢而出,打算撈一票更大的,只留下半天云的夫人和兒子,還有老古和十來個小嘍啰看守山寨。哪知這一次,半天云落入了日軍的圈套,數百名兄弟慘遭殺戮,無一生還。

          壓寨夫人原是大當家搶上山來的一個良家少女,聽到噩耗傳來,她沒有一滴眼淚。第二天,她對我說,今后無論發生了什么事,都要看好她的兒子。說完召集余下眾人到坡子村擺酒祭祀亡夫和死去的兄弟。當我酒醒之后,原來留守山寨的兄弟已經全部中毒身亡,壓寨夫人不知去向,只有大當家的兒子赤身裸體地趴在泥水里哭喊,那就是小六子。為了等候小六子的母親歸來,我帶著小六子在坡子村住了下來。坡子村是外面進山的必經之路,這個村子原先的村民都是黑風寨的嘍啰,山下稍有風吹草動,坡子村就會放出信鴿通知山上,黑風寨因此對山外的情況了如指掌。

          半天云是邵陽人,書名張子平,原是雪峰山下有名的悍匪,卻又偏生一腔熱血。民國二十一年,淞滬抗戰爆發,張子平自那雪峰山下招募了600名湘西子弟奔赴抗戰前線,后來被編入第十九路軍第763團。冬季的上海,天降大雪,湘西子弟兵行程匆忙,身著單衣,短褲露膝。但湘西子弟無懼生死,在冰天雪地里與日軍連續血戰五天六夜。終因后援不繼,湘西子弟傷亡十之八九。噩耗傳來,雪峰山下“家家掛白幡”。

          然而,血戰過后,張子平所部損失未獲一兵一卒的補充,反被上峰追查“巨匪”之名。張子平一怒之下拉走了余下的湘西子弟,脫離部隊遠走高飛。及至坡子山,遭遇馬大飛率眾圍攻,那馬大飛哪是張子平的對手,反被打得一敗涂地。張子平趁機占了黑風寨,做了山寨的大當家。從此自號半天云,成為獨霸一方的草頭天子。

          說到這里,古叔抬眼望著山頂長嘆了一聲:“大當家以及眾兄弟身死之后,坡子村暗流涌動,他們暗中合謀,欲待對我突施殺手,然后打開洞窟之門,奪取半天云多年積蓄的金銀財寶。他們的一舉一動逃不過我的眼睛,反而被我在酒中下毒盡數毒死。半坡村空屋里的土堆堆,每一個土堆下面都埋了人,或者埋一人,或者埋了二三人,那些土堆堆就是他們的墳冢!”

          陳中超目瞪口呆,未想古叔外表木訥,手段卻如此之狠。不禁又問:“那不是壓寨夫人下的毒嗎?”

          古叔的面色變得十分晦暗,說話的聲音便如咽喉里卡著魚刺一般的痛苦:“壓寨夫人所下的是蒙汗藥,真正致命的毒藥,是我下的。如今,所有的兄弟都走啦,黑風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我作孽太重,原也知道來日不多,但又放心不下小六子,擔心他的親生母親終有一天回來找他,所以,這些年我帶著小六子一直住在坡子村,哪里都不敢去。這孩子太可憐了,我每日都在攢勁,希望在我入土之前,為他找到自己的母親。”

          沒想醫生出身的古叔,最終成為了一名土匪師爺。更沒想到的是,小六子居然是黑風寨土匪大當家的親生兒子!官軍和土匪,原本是千百年的生死對頭,哪知天下之事無巧不成書,如此一個正規軍的團長,恰恰碰上了一個混跡半生的老土匪。不過,他們并沒有成為殊死拼殺的仇敵,反而成為了相互救助的恩人。

          陳天鵬感恩古叔的救命之恩,執手言道:“亂世出英雄!在我眼里,無論是半天云,還是老古叔,都是俠肝義膽的壯士!”細細算來,他雖未見過半天云,卻是半天云的大同鄉。就湖南地理而言,東起邵陽,西達吉首,南起懷化,北至張家界,就是人們通常所說的大湘西。

          湘西是云貴高原和湘中丘陵的結合部,臺地和高峰、裂谷溝壑相互交錯,密林溶洞山重水復,向來是漢、苗、侗、瑤、土家以及多個少數民族的混雜居住之地,民風彪悍桀驁不馴。這其中的邵陽,是大湘西最先走出大山,歸化現代文明的地方。

          古叔哽咽道:“我好生后悔,我對不起大當家啊,小六子是他唯一的后人,卻在我的手里斷送啦!我不值錢,死了就死了,為什么偏偏死的是小六子……他還只有十二歲!”

          陳天鵬知其內心痛切肺腑,只是安慰道:“古叔,人死不能復生,你的忠心天地可鑒,你盡力了。”

          本文標題:大東路(第006章 老古的故事)

          本文鏈接:http://www.6tianfu.com/content/330507.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国产系列在线亚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