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
<addres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address>

      <em id="xj53v"><address id="xj53v"></address></em>

      <address id="xj53v"><listing id="xj53v"><menuitem id="xj53v"></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j53v">

        <dfn id="xj53v"><listing id="xj53v"><cite id="xj53v"></cite></listing></dfn>

        • 文章標題
        • 作者
        • 閱/評
        • 日期
        • 20900/0
          2021-02-19
        • 我的兩個乖孫女,一轉眼的時間你們已經一歲多了。雖然你們依然還在牙牙學語的時期,但是,你們都已經可以辨認出我是你們的爺爺,并能夠喊爺爺了。我的兩個乖孫女,你們現在尚不知道爺爺我是看到你們的健康成長是何等的多么的高興。特別是想到要是你們的奶奶倘若如果是健在的話…[瀏覽全文]

        • 60559/0
          2021-02-07
        • 公歷2021年元月31日,是妻子宮腔鏡手術后的第三天,雖然手術做的很順利,也擺脫了其他風險,可她身體卻虛弱的厲害:早上只喝了幾口稀飯就又躺下,緊閉雙眼。我看妻子的臉,灰白憔悴,血色暗淡,短短三天仿佛都蒼老了三年。我的心一陣陣痛,仿佛都給撕成兩半。妻子的身體…[瀏覽全文]

        • 59866/0
          2021-02-06
        • 六歲那年,我就被貼上了“反動”的標簽。這幾乎是一個嘲笑,既是對我的更是對一個時代的嘲笑。它堅實地鑲嵌在那個時代之上,鍥入到了我的生命之中,伴隨著我以及被我擁有的那個時代一同堅定地存在著。剛上小學不久,早自習的時候,同桌的高同學向老師舉報,說我講反動話。在事…[瀏覽全文]

        • 62759/2
          2021-02-04
        • 時間過得真快,又到了2021年的春節。我們老家有個風俗,每年的大年初一,親戚之間互相走動,也叫少的給老的拜年。我今天要講到故事就是從“拜年”說起。話說1993年的大年初一,已經出嫁的姐姐回來了,“媽,今年過年,我和弟弟去誰家拜年啊?”姐姐問媽媽。“去給你大…[瀏覽全文]

        • 72017/0
          2021-01-30
        • 買菜做飯,一個男人的基本素養買菜做飯對我來說是賞心樂事,你可能不相信。一個男人把買菜做飯當成生活中的一件上心的事,這個男人也就沒什么出息。真是的,圍繞鍋臺轉的男人,要么是大廚,要么是家庭婦男。任何一個干大事的男人,既不會為五斗米折腰,又不會為油鹽醬醋茶操心…[瀏覽全文]

        • 74386/1
          2021-01-30
        • 鵝毛般的大雪,紛紛揚揚的下了整整的兩夜一天了,可是我還沒有一點要停歇的意思,而且越下越大。早已經過了午飯時間了,課父母還是沒見蹤影。我早就已經餓的前心貼后心了。實在餓的不行了,我只好在家里翻箱倒柜的尋找一點可以吃的東西,墊乎一下。還好,我在廚子的一角找到了…[瀏覽全文]

        • 78754/1
          2021-01-27
        • 和公公婆婆在一起生活29年啦,沒有紅過臉,吵過架。公公婆婆待我像親閨女一樣,處處為我著想,疼愛我和孩子們,使我打心眼里覺得公公也是爸,婆婆也是媽。我和婆家是鄰莊,僅僅隔著一條河,那時候,河上僅有一條只夠一人過得小橋,每次我回娘家,公公婆婆提前給我備好回家的…[瀏覽全文]

        • 78373/0
          2021-01-26
        • 在我們這個年齡段出生的人,喊爸爸叫父親的人的不多,我自己也不那么喊。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寫文章的時候“父親”叫起來讓我覺得有一種很特別的親近感。我從來沒有試著把書上寫的“嚴父”、“慈父”的美名加在我父親的頭上,因為小的時候他在我和姐弟的眼里是那種從來不開玩笑…[瀏覽全文]

        • 112326/2
          2021-01-07
        • 那年夏天,我圓了我的中考夢——考上了南縣第一中學。隨后,我告別了親人,走過村頭,跨過那條久負盛名的南茅運河,來到傳說中的縣城,開始了我的高中生活。在縣城上學,因為離家遠,吃住都在學校,生活費一下子漲了許多。母親考慮由她的兒子們一起來分擔我的學費,大哥大嫂知…[瀏覽全文]

        • 160915/1
          2020-12-24
        • 女兒從小安靜乖巧懂事,不哭不鬧,總是歡天喜地陪著媽媽,媽媽累了,需要休息,就默默坐在媽媽旁邊,一個人玩。媽媽不開心,就安靜的呆在媽媽身邊,不打擾媽媽。從小就會一個人照顧自己,小小年紀就一個人整理書包,一個人穿衣穿鞋,一個人收拾整理自己的東西,學習從來不用媽…[瀏覽全文]

        • 176326/1
          2020-12-22
        • 1968年春天,一個饑寒交迫的日子。我嘴饞了,不停地翻箱倒柜,打開衣柜,隨著樟腦丸氣味一同彌漫的,是滿柜的桔餅香味。兩盒桔餅靜靜的躺在一大堆衣服里面,我知道它們神圣而不可侵犯。但是,我抵擋不住它們的誘惑,打開一盒桔餅,取出一個放進嘴里,心里想著“吃一個就好…[瀏覽全文]

        • 221179/0
          2020-12-15
        • 搭配今天中飯的芹菜大包,餐桌上出現了一碟稀罕至極的腌韭菜花。即使在物流高度發達的今天,有些盛產于家鄉的小眾的東西,也很難在上海買到。腌韭菜花就是其中之一。呼倫貝爾大草原上的韭菜花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樣,它們是純野生的,個頭比種植的要小一些,但味道更純正,這道配…[瀏覽全文]

        • 222433/6
          2020-12-14
        • 小時候的記憶,幾乎都離不開這方老灶臺。老灶臺是用土磚和泥漿砌成的。在灶臺前煮飯做菜,是母親最幸福的時光,也是母親施展廚藝的舞臺。她在裊裊炊煙和氤氳的熱氣中養大了一個又一個孩子。白日里,母親在房前屋后忙碌,時而提著木桶、竹籃到門前那條清淺的小溪里去浣洗;時而…[瀏覽全文]

        • 241524/0
          2020-12-09
        • 兒女小時候,離不開父母的呵護照顧,有父母的愛,兒女就是幸福的公主王子。渴了有熱乎乎的茶水遞到嘴邊;餓了,有可口的飯菜擺在面前;委屈了,有父母大大的擁抱;煩惱了,有父母耐心的開導排解;有難題了,父母就是無所不能的勇士,逐一幫你解決。有父母的日子,覺得天是這樣…[瀏覽全文]

        • 253248/0
          2020-12-05
        • 周日,陽光晴好。兒子不肯睡懶覺,六七點便起床了。帶兒子去河邊走走。河面上籠罩著一層薄霧,薄霧籠河面,垂柳舞長袖,三兩垂釣者,怡然已忘寒。兒子歡呼雀躍,一會兒撿著樹枝犁地,騎馬,一會兒撿著石子,磚塊向河面拋去,看著泛起的大圈圈,浪花,哈哈大笑。一會兒去踢沙袋…[瀏覽全文]

        • 253135/0
          2020-12-03
        • 兒子剛上幼兒園時,有點膽怯,有點舍不得媽媽,每次送到校門口時,我都緊緊握著他的手,擁抱一下,說,我們要做一個開心果,我們每天開心快樂,大家都喜歡開心快樂的人,媽媽最愛快樂的兒子了,然后每天他都開開心心上學,即使想哭,也忍著淚。從小到現在,無論早上怎么瞌睡,…[瀏覽全文]

        • 254431/2
          2020-12-02
        • 這天上午,表嫂打來電話,要來給我媽理發。媽媽告訴我,你出去買個好點的理發剪子,咱家的剪子不快啦。我回到家不一會兒,表嫂隨后到了,媽媽說:“你倆一前一后,如果在樓下遇見多好,你拿那么重的東西多累啊。”表嫂和我媽媽嘮了一會嗑,就開始理發了。媽媽說:“林麗榮,我…[瀏覽全文]

        • 259382/1
          2020-11-27
        • 男人下班了不回家,在外面應酬喝酒,家中的女人不是因為家務無人分擔,孩子沒人照看而想讓男人回家,他們擔心男人的身體,擔心男人喝多了酒,不認識回家的路。特別近幾年,因為喝酒后犯病,沒人及時救治猝死的事件時有發生。但男人不這么理解,認為女人管的寬,不給他自由。寧…[瀏覽全文]

        • 266518/1
          2020-11-26
        • 一天傍晚,楊義律師把電話打到我的手機上,要找我媽媽講話。他首先提出,淑蓉要領著她的團隊來家“調解”,首先要我回避。我和媽媽都到感到問題的復雜性,為什么要剝奪我的權利?楊義說出了事情的原委:原來淑蓉向楊殿軍報告了,說李育盛經常發微信朋友圈,損壞她的名譽。楊殿…[瀏覽全文]

        • 253610/0
          2020-11-17
        • 在法院的走廊里,我打開窗戶,看著地上的落葉,洋洋灑灑滿地都是梧桐葉子,它仿佛告訴人們,嚴冬就要來臨啦。除了我和楊律師之外,還有一個瘦小的女人,個頭不高,長長的頭發扎成一捆披在肩上。楊律師告訴我,她就是你的哥哥姐姐的代理人。我打量了一番,她不停地用微信和人講…[瀏覽全文]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国产系列在线亚洲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