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
<address id="xj53v"><form id="xj53v"></form></address>

      <em id="xj53v"><address id="xj53v"></address></em>

      <address id="xj53v"><listing id="xj53v"><menuitem id="xj53v"></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xj53v">

        <dfn id="xj53v"><listing id="xj53v"><cite id="xj53v"></cite></listing></dfn>

        • 文章標題
        • 作者
        • 日期
        • 2021-10-24
        • 豌豆從豆苗開始可以吃到收獲,是我兒時最甜蜜的味道,帶給了我無限的樂趣,化作難以磨滅的記憶。農歷五月是豌豆花盛開的季節,遠遠望去,翠綠中鑲嵌著紫粉的、紫的小花朵,芬的像害羞的小孩子臉,胖都都的白里透著紅;紫的像倒掛著的紫色風鈴。三五成群的小孩在穿梭在田間,迫…[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3
        • 兒時的夢一戇子的家鄉,地處祖國的大西南邊陲,養育他長大成人的那個村子,名叫大屯。名副其實,大屯上世紀五十年代就有五十來戶人家,人口近三百,十里八鄉名列第一。屯大人多也有屯大人多的好處,五零年土匪暴亂,小的村屯多被洗劫,村村自危,而大屯卻絕無此憂。當然、大屯…[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3
        • 這個就真的不好下筆啦,都是腦子里的景象,卻無法言語描述,甚而無法記清那些游戲中的言語啦,只記得在那淡淡的月光下,一個個小院落門口響起一個個年輕父母的呼喊“回家啦,快點回家啦…”小孩總是知道哪個聲音是哪家的父母。然后,這個墻角、那個巷尾、這個樹下、那堆柴草旁…[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3
        • 小孩和村子里那些大坑的故事是不少也不多的,但像沉入記憶海底的沙石,總在那里。有時候竟然慢慢變成了沙丘,呵呵,神奇的回憶啊,有些東西最終真的再也不記得啦,有些東西最終變得那么重,重的生怕飄走,重的那么舍不得。村莊周圍的幾處大坑,有的存了很多水,有的一點水,有…[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3
        • 一把小蔥蔥花,幾滴香油,撒向一碗淡淡的清水面,便成了小孩總喜歡吃的蔥花面,每次都可以吃一大碗。但這個面只能是母親做的,換人就味道都不對啦,小孩也往往就吃不下去啦。后來的很多年,也唯有母親做的蔥花面是蔥花面,任何其他手法做的都不行。或許有各種各樣配料的面,各…[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3
        • 節日是什么呢,小孩的記憶中應該只有玩、新衣服、炮竹、壓歲錢、好吃的、新奇的形式,節日的意義是完全不會理睬的,那些與他關系不大,僅留了些許痕跡。玩的,無非許久不見的表兄弟、表兄妹、鄰村玩伴再次有機會一塊瘋跑、瘋打,總也有趣,但總也不會被大人所理解,正如現在我…[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3
        • 華北平原的每個季節都有它的特色。春天,隨著那一床厚厚的雪被融化,綠油油的麥田更加郁郁蔥蔥啦,你看吧,一天天、一點點,小孩好像就是看著它們一寸寸長起來的,長高后可以到小孩的胸頸,再后來,一顆顆麥穗就長出來啦,由瘦小到飽滿,隨風搖啊搖,整齊的,不再那么昂揚,反…[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21
        • 兒子架鵲橋黃婆婆和喬奶奶是兩個退休多年的老人,她們常常各領著自己的孫兒,或單獨地乘著艷陽晴好,春光明媚,到公園里來散步聊天。因此,兩人常常碰面,混得很熟了。這天,她倆散步之后,坐在公園里的涼亭上,聊起漫長的人生往事,感慨很多。特別是喬奶奶,竟有些傷感起來:…[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9
        • 天天被叨詛也愿意爺爺說他小時候,有五類人的子弟是絕無出路的,用他的母親——即我的曾奶那半壯半瑤的話是這樣說的,“號孩子這,四襟天都下蓋完了。”他們的前途一片黑暗,書也只能讀到五年級,現在的孩子或許不知,那時的義務教育推行九年一貫制,小學五年,初、高中各兩年…[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9
        • 粥,給我第六個深刻記憶,是一九九一的十二月在深圳給我留下來的。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也是第一次出省,第一次到深圳。到了深圳的第二天,早上洗漱完畢之后,與我一起去的張經理來叫我說:“劉紅,洗漱好了嗎?洗漱好了我們一起去喝早茶!”。我一面回答洗漱好了,一面在心里…[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9
        • 粥給我留下第三個深刻記憶,讓我難以忘懷的事也是我在籍田鎮幼兒園時。那是一天下午,母親和同是當小學老師的肖建華的母親蘇阿姨一起,來籍田鎮幼兒園來看我和肖建華。母親和蘇阿姨看到我與肖建華之后,分別悄悄地把我們叫到剛進門的一個兒童玩的梭梭板,也就是現在叫的“滑梯…[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9
        • 在我的腦海里,深深地嵌刻著幾次我對粥的記憶,其中第一次的印記雖然已經被光陰消磨過去了快六十年了,其他的幾次也已經是好幾十年了。但是,每當我的思維和記憶牽攜著我徜徉在回憶的長河沙灘上時,我過去的印記依然會讓我產生許多許多的感概和唏噓不已的想法。粥給我的第一次…[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7
        • 小屁孩,一般稱呼有點淘氣的小孩也。小屁孩是他娘三十九歲生下的。這一年屁孩娘三十九歲,屁孩爹四十二歲。這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我所生活的村莊是很少見的事情了。這有當時流傳的一句口頭語為證:“女人三十九,親戚關門走”。也就是說婦女到了三十八九的時候,“身上”就沒…[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4
        • 些許的風,便將那金黃金黃的銀杏葉離開了不管是偉岸挺拔的樹干,還是芊細的枝條,然后,戀戀不舍極其不情愿的表情一般,在空中懶洋洋地翻了幾個滾,才搖搖晃晃的掉到了地上那綠色的草坪上曬太陽。這是銀杏樹用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方式和行為告訴人們,秋天已經進入尾聲了,隨…[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0
        • 關于興建至德祖祠之爭論【二】在此,我以瓊臺蘇公祠與五公祠為例,看看古人對興建廟宇祠堂是怎樣處置的。蘇公祠早在宋代已經興建一座為紀念蘇式、蘇澈兄弟的二蘇祠,乾隆十七年【1752年】被臺風打壞傾覆,5年后重建,并改名蘇公祠至今。五公祠則在清光緒十五年【1889…[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10
        • 詩歌23登五指山五指兀地翠連連,萬丈巨柱欲頂天。踮腳挺身抓北斗,跳上天庭過新年。…[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08
        • 那兩位老人我不敢說,一個74一個76。皆為醫學界的專家和院長,我也無法表述,我的父親,更沒有辦法直白,以為那兩位大伯的想與觀念要好過于他,但是,可以和昱弟說說。我握著電話,在搖曳的斑駁的樹蔭下:"哎,我的意思是,有志不在年高,無志空活百歲。"一事無成,對他…[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05
        • 上坪村紀事夢鄉醉哉妻子的老家在陜西省清澗縣上坪村。2005年秋,妻子讓我陪她們兄弟姐妹回老家祭祖,還給我派了一個差事:攝影師。岳父大人我沒見過,唯一的印象是墓碑上的一張照片,照片下面有一行字:老紅軍黃聚文之墓。妻子的父親1931年離家之后就再也沒有回去過,…[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10-02
        • 關于興建至德祖祠之爭論【一】從2016年開始,就有人提出在東郊鎮藍田村邊透積坡上的仕科祖祠地基上興建至德祖祠之動議,最終成為現實。善哉!悲哉!誠然,興建至德祖祠為善事,卑吾族業之振興,宗親之團結,對社會和諧穩定起著應有的作用,其意義不可厚非!然而,拆除仕科…[瀏覽全文][贊一下]

        • 2021-09-29
        • 有時候覺得時間真的是像流水一樣,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注意不注意,都會在你的身邊一晃而過消失不見,都會一直往前奔流而去且一去不返。然而,人的記憶也是很神奇的寶貝。記憶可以讓那過去的已經成為往事的,被時間沖刷得干干凈凈沒有任何痕跡的東西,再現于你的眼前!記憶能夠…[瀏覽全文][贊一下]

        延伸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国产系列在线亚洲视频